当代日本著名的几位水彩画欣赏

中国女人的优雅

当代日本著名的几位水彩画欣赏

插画师jjseason的明星旗袍国画插画

旗袍是中国传统女性服饰的代表,是中国女人的骄傲,旗袍的美是东方含蓄式的美,它线条简洁、色彩绚烂、风格优雅、雍容华贵,从内在与外在之间获得和谐,是最具风情的中国符号之一。

没有哪种服饰能像旗袍一样,巧妙地衬托出女性的曲线美,把女性的优雅、柔美、典雅、贤淑、妩媚的性情和气质尽显无遗。质地轻柔的面料,小巧精致的立领,明快流畅的线条,丰富多姿的款式,演绎出万种风情。

旗袍女人&百年风情不可测

旗袍的历史是近代中国的百年风情史,丝线缝起了过往旧时光,缝住了民国女子的绝代芳华。旗袍的命运同人的命运一样,不可问,不可测。

从满汉到中西,旗袍在清初已有,为旗女之袍,圆领、袖口窄、没有开衩。中后期仍保持着直身的外形,衣身更加宽肥。满汉文化不断影响,服饰互相借鉴,在20世纪20年代,新式旗袍应运而生。女学生的“文明新装”呈上袄下裙,但已摒弃了清代繁琐的镶滚装饰,力求简洁:袖口宽大,时称“喇叭袖”或“倒大袖”,裙子纯黑,不加装饰,长至脚踝。与此同时,上海的职业女性开始流行穿进口丝袜。

民国女士的“丝袜”造型

民国记忆,百味杂陈:有百乐门歌舞的喧嚣,有革命和暗杀的惨烈,它在商人的香烟中变得晦暗迷离,在军官的枪声下变得哀鸿遍野,在旗袍女子的回眸一笑中又变得婉转清晰。

旗袍风行于20世纪20年代,西方的审美标准和服饰风格对中国旗袍产生了较大影响,旗袍开始收腰,腰线较低,胸部、腰身、臀部的曲线略突出,袖口变小,装饰也趋于简洁。旗袍的下摆长度逐渐变短,摆线提高至膝盖处,露出了健美、白皙的小腿。

唐瑛 陆小曼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是旗袍发展的全盛阶段,也是近代中国女性服装变革的黄金时代。新式旗袍发展成熟,也奠定了旗袍在中国女性服装史上的经典地位。

30年代的上海是上流社会名流们的乐园,她们的奢华生活和追赶时髦的做派,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当时,大多热衷于游泳、打高尔夫,学习飞行术、骑马。由于崇尚西式服装的合体和便利,旗袍在结构上也开始更加偏向于西式服装的构成方法,变得长而紧身和高衩。

宋庆龄(1893年~1981年)

一袭洁净的旗袍,传统的中国式发髻,秀美的脸庞,端庄优雅的气质,这大概是宋庆龄留给世人最深的印象。众所周知,宋氏三姐妹皆对旗袍情有独钟,并将旗袍升华成了中国的国服。只是宋庆龄心性淡泊,更偏爱色泽素雅、款式简洁、手工精制的旗袍。素璞内敛,低调至极。

宋美龄(1897年~2003年)

中华民国第一夫人,一生跨越三个世纪,集美貌、财富、权力、荣誉于一身,对近现代中国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从小接受西式教育的她,却终生挽着古典的发髻,身着优雅的旗袍。作为旗袍流行文化的引领者,她一生拥有的旗袍数堪称世界之最。这款她穿过的圆领大襟黑底提花旗袍,上世纪八十年代,转送给了上海滩名媛严仁美。

张乐怡(1907年—1988年)

宋子文夫人,生于江西九江的富商之家,自幼聪明伶俐,风姿绰约,是当年上海中西女中的女皇,毕业于金陵女子大学,后寓居美国。她一生陪同丈夫参加过无数次重要活动,在各种公众及官方场合始终身穿中国旗袍。她穿过的这款浅粉色真丝镶珠花旗袍,色泽淡雅,面料考究,做工精良。

赵一荻(1912年—2000年)

生于官宦家族、少女时代在天津度过,人称赵四小姐,性情温婉,敢爱敢恨,无怨无悔陪伴张学良走过了七十二个春秋。尤其是漫长的幽居岁月,她洗尽铅华,与少帅不离不弃,相濡以沫,并因此成就了一段爱情佳话。她的这款蓝绿真丝提花几何暗纹旗袍,柔美中蕴藏着一份温润,十分雅致。

黄蕙兰(1893年-1993年)

南洋富商“糖王”黄仲涵之女,外交家顾维钧第三任妻子。她美丽聪慧,胆识过人,精通法、英、荷等6种语言,是最出色的中国驻外大使夫人,也是时尚东方女性的代表,是某年Vogue杂志评出的'最佳着装'中国女性,在欧美社交界与宋美龄齐名,被誉为“中国名媛”的鼻祖。这款做工极其精美的旗袍出品于1932年,后由她赠送给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张幼仪(1900年—1988年)

徐志摩元配夫人,上海宝山人,与徐志摩的包办婚姻,是她生命中不幸的开始,却也因此激发出她人生的全部光彩。正是离婚成就了她的事业,使之成为中国第一位女银行家,其人格魅力让后人为之感叹。这款深蓝镶珠片薄呢旗袍端庄大气,沉稳内敛,传统低调,衣如其人。

唐瑛(1910年—1986年)

著名老上海名媛,多才多艺,精通英文,擅长戏剧,修养极佳,衣着前卫,一直是引领上海滩时尚风潮的风向标,与陆小曼并称为“南唐北陆”。晚年寓居纽约。这款普鲁士蓝薄呢旗袍,款式经典、剪裁别致,典雅而大气。一直由她的儿子、世界著名舞美大师李名觉夫妇保存。

夏梦(1933年—)

生于上海,香港电影演员及制片人。她气质不凡,外形艳而不媚,贞静平和,娴雅大方,兼之身材高挑,有“上帝的杰作”之美誉,香港公认的西施,金庸的梦中情人。她的这款蓝色针织丝光棉旗袍,色泽清新淡雅、配以精美的苏绣绣片,极富江南女子纯净婉约的神韵,让人回味深远。

五十年代后,旗袍经历了二十几年的沉寂,最终以新的面貌出现在新时代,并成为中国女性在正式场合穿着的礼服。那性感的曲线、精美的刺绣、矜持而高贵的立领、婉转曲折的盘扣,使得旗袍成为中国文化代表性符号之一。

旗袍的历史是近代中国的百年风情史,丝线缝起了过往旧时光,缝住了民国女子的绝代芳华。旗袍的命运同人的命运一样,不可问,不可测。看看30年代的照片和广告,旗袍女子多把目光投向远处,似回味又似憧憬,仿佛夜上海依旧歌舞升平,竹枝词仍饶有兴致地描绘着她们绰约的风姿:娇娆故作领头高,纽扣重重纽不牢,但诩盘来花异样,香腮掩却露樱桃。

旗袍女人&太美

旗袍是诱惑,亦是拒绝。把东方女子的传统美感,亦是半遮半掩的性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旗袍,在慵懒之中高贵着一份与生俱来的冷艳,流泻着孤傲柔质任性的气质。

它会将不相干的你拒于千里之外,它更会让自己逆香在时光的流里恣意漂泊。

漂亮的女子不一定适合穿旗袍,

能把旗袍穿出味道的,一定是女人中的精品。

她不一定有娇美的容貌,

但言谈举止一定端庄典雅,

待人接物一定自信内敛。

遇事一定沉着冷静,心底一定纯洁善良,

并且含蓄中存一分气宇轩昂,

温雅中有几丝骄傲矜持。

水样的女人,水样的心思,

穿上旗袍便有了水样的灵动与柔美。

小轩窗,长发飘飘,蛾鬓淡扫,

旗袍裹身,眉宇间写满细碎的心思;

凭阑处,疏影横斜,暗香浮动,一涓秋月点黄昏。

她们历经世事,睿智而了悟,

可以从容婉约知性地看待世间纷争,

同时又是清丽简约的,眼睛如湖水般清澈幽深。

小桥流水的江南,撑一把油纸伞,

从古老的雨巷中翩翩走来,

那盈盈秋波,凝眸一望便是千年。

迷离的唐诗宋词,让那份含烟飘渺从骨髓一直流淌在纤纤指尖。

而旗袍女人,也在不经意间沾惹着怀旧的气韵,蹉跎着烟雨红颜。

穿旗袍的女人,是优雅而脱俗的,

有着高贵骄傲的气质和从容淡定的风度。

有着优雅的仪态和良好的修养,

脱俗但不免俗,华丽而不张扬。

徘徊在古典与现代之间,恍恍惚惚如同一朵栀子花飘向了繁华浓艳的人海……

凡深雅精致之女的衣橱,总有那么一件或数件旗袍。

修身,婉约,矜持。高贵,凝练,含蓄。

这是东方女子特有的气韵。

一身典雅的装扮,还要有细致的妆容。

高贵的发髻,翡翠首饰,配以雅致坤包。玲珑的高跟鞋。

如此盛装,一定有良人悦目,款款相邀。

黄昏里,有一份唯美的图画映于茶室间。

茶香水润,余温蔓延。

在爱情的滋养里,女人芬芳如花。

但旗袍女人绝不是花瓶。

她们时刻修炼身心,愉悦他人,丰盈自己。

在岁月的打磨中,历久弥新,日渐臻醇。

旗袍这件国粹服饰。

只有心怀大美,举止得体的女人才能驾驭。

她仿佛演绎着东方神韵之佳话。

那份传世之美,只可意会,却不能表述。

如此曼妙之美,大概是旗袍女人的谜面吧!

而谜底,只在心...

插画师jjseason的明星旗袍国画插画

责任编辑:当代日本著名的几位水彩画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