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日本著名的几位水彩画欣赏赵孟頫-跋苏轼《治平帖》(1)赵孟頫书《前苏轼赤壁赋刻本》

舞鹤赋

放鹤亭记原文、翻译及赏析
赵孟頫《后赤壁赋》书法视频第4期
赵孟頫《后赤壁赋》书法视频第7期

舞鹤赋

南朝宋·鲍照

散幽经以验物,伟胎化之仙禽。钟浮旷之藻质,抑清迥之明心。指蓬壶而翻翰,望昆阆而扬音。匝日域以迥骛,穷天步而高寻。践神区其既远,积灵祀而方多。精含丹而星曜,顶凝紫而烟华。引员吭之纤婉,顿修趾之洪姱。叠霜毛而弄影,振玉羽而临霞。朝戏于芝田,夕饮乎瑶池。厌江海而游泽,掩云罗而见羁。去帝乡之岑寂,归人寰之喧卑。岁峥嵘而悉暮,心惆怅而哀离。于是穷阴杀节,急景凋年。闵沙振野,箕风动天。严严苦雾,皎皎悲泉。冰塞长河,雪满群山。既而氛昏夜歇,景物澄廓。星翻汉回,晓月将落。感寒鸡之早晨,怜霜雁之违漠。临惊风之萧条,对流光这照灼。唳清响于丹墀,舞飞容于金阁。始连轩以凤跄,终宛转而龙跃。踌躇徘徊,振讯腾摧。惊身蓬集,矫翅雪飞。离纲别赴,合绪相依。将兴中止,若往而归。飒沓矜顾,迁延迟暮。逸翮后尘,翱翥先路。指会规翔,临岐矩步。态有遗妍,貌无停趣。奔机逗节,角睐分形。长扬缓骛,并翼连声。轻迹凌乱,浮影交横。众变繁姿,参差?密。烟交雾凝,若无毛质。风去雨还,不可谈悉。既散魂而荡目,迷不知其所之。忽星离而云罢,整神容而自持。仰天居之崇绝,更惆怅以惊思。当是时也,燕姬色沮,巴童心耻,巾拂两停,丸剑双止。虽邯郸其敢伦,岂阳阿之能拟。入卫国而乘轩,出吴都而倾市。守驯养于千龄,结长悲于万里。

《文选》卷第十四

鹤与鹤文化

鹤之形--鹤立于清水

她经常在水中兀立很久,伸颈张望,所以人们常有"鹤立""鹤望"的借喻。她有着长而硬喙、长而柔的]颈、长而挺的腿。通身披满了洁白羽毛,喉、颊和颈为暗褐色,翅膀上长而弯曲的黑色飞羽,折叠覆盖在白色尾羽上。这一袭白衣中有黑色点缀,头顶肌肤裸露,竟是朱红色。鹤常立于水中,黑翅垂于尾部,从头部到尾部呈现出红、白、黑、白、黑起伏的节奏感。亭亭而立,高贵而清雅——此鸟神如仙,何似在人间!刘禹锡的《鹤叹》中就说过:丹顶宜承日,霜翎不染泥。如此体态秀逸,性情幽娴,昂首阔步,显出一副既骄矜又潇洒的神气,又宛如潇洒出尘放浪形骸的人,所以她在我国历史上被视为仙禽。

她的形态是长颈、竦身、顶赤、身白,给予人一种清高的感觉,所以鹤很早就被人认为是有德行的禽鸟。《周易·系辞上》也以鹤比作君子:“鸣鹤在阴,其子和之,我有好爵,于与尔靡之。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况其迩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况其迩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发于迩见乎远。言行,君子之枢机也。枢机之发,荣辱之主。言子之所以动天地也,可不慎乎。”鹤在树萌中鸣叫,小鹤也会随声呼和,喻指有道德学问的君子,虽深居简出,他的嘉言善行,也会传至千里之外,受人赞扬。因此,“鹤鸣”一词也经常在诗文中出现。如汉《虞 碑》:“惟此君子,除汉之英,德为龙光,声化鹤鸣。”汉以后,诗文中常以“鸣鹤”或“鹤鸣”喻君子,如陆云《鸣鹤诗序》:“鸣鹤,美君子也。”此外,又有所谓“鹤鸣之士”,指那些修奂践言为当世所赞颂的人,《后汉书·杨赐传》载:“唯陛下慎经典之诫,图变复之道,斥远佞巧之臣,速征鹤鸣之士。”葛洪的《抱朴子》中更有君子化成鹤的故事:“君子为猿鹤。”庚信《哀江南赋》中“君子化成猿鹤”之名,就是用的这一典故。唐代天子求贤的诏书,也因以鹤与君子的联想,而称为“鹤书”或“鹤板”。此外,唐诗中更有“鹤貌”、“鹤体”来形容君子的高洁,如唐壶。吴中高士虽求死,不那稽山有谢敖。”古谚云:“鹤非染而自白,鸦非染而自黑。”就是说人的正派与否,是由本身决定的,元代郑德辉《王粲登楼》四说:“你可晓得那鹤非染而自白,鸦非染而自黑。既读孔孟之书,心达周公之礼。”这里,鹤也比喻为正君子。

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就有这样记述:鹤血,益气补虚;鹤脑,食之明目;鹤卵,缓解病毒;鹤骨,入药有滋补身体之妙用。

鹤之神--鹤舞于九天

她的举动文雅而有节,古人云:如"道士步斗"。鹤行走时,细腿高抬,挺胸昂首,迈着“矩步”,从不萎萎缩缩,徐缓而高雅,有一种“绅士”风度,透着阳刚之气。诗人们写道:“徘徊幽树月,嘹唳小亭风”(张籍《和裴司空以诗请刑部白侍郎双鹤》)、“徐引竹间步,远含云外情”(刘禹锡《鹤叹》)、“夕阳滩上立徘徊,红蓼风前雪翅开”(韦庄《失鹤》)。

鹤的翅膀大而有力,飞于空中,头颈脚都是伸直的,前后相称,飘飘然姿态极其优美。《韩非子》中曾有过一段关于鹤舞的生动描写:“师旷拨琴一奏,有玄鹤二来集。再奏而列。三奏颈延而鸣,舒翼而舞。” “双舞庭中花落处,数声池上月明时”(刘禹锡《和乐天送鹤上裴相公别鹤之作》)、“叠霜毛而弄影,振玉羽而临霞”、“始连轩以凤跄,终宛转而龙跃”、“惊身蓬集,矫翅雪飞”(鲍照《舞鹤赋》)、“羽毛似雪无瑕点,顾影秋池舞白云”(李绅《忆放鹤》)。

《相鹤经》说鹤“飞则一举千里”,这种特殊的飞翔能力,往往用来比喻有大志。在表达手法上,除了写鹤飞行的状态外,还多与小鸟作对比。例如阮籍《咏怀》其二十四:“云间有玄鹤,抗志扬哀声。一飞冲青天,旷世不再鸣。”反之,鹤因受伤或羽翼未成等理由不能高飞就显得“沮丧”。《世说新语·言语第二》载:“支(道林)公好鹤住剡东山。有人遗其双鹤,少时翅长欲飞,支公惜之,乃锻其翮。鹤轩翥不复能飞,乃反顾其翅,垂头视之,如有懊丧意。林曰:‘既有凌霄之姿,何肯为人作耳目近玩。’养令翮成,置使飞去。”总之,鹤飞则一举千里,便成为一个有远大志向的象征,再加上那些描鹤不与小鸟游,又不愿被畜养赏玩的诗文,更突出了鹤这一象征。

她那长长的颈中,有长长的气管,而且还盘曲于胸骨间,好象喇叭一样。因此,她的鸣声响彻云霄!《诗经》上说:"鹤鸣于九霄,声闻于天"。她在空中飞翔时,往往未见其身形,早已听到它的叫声了。正如诗人们写的“应吹天上律,不使尘中寻”(孟郊《晓鹤》)、“闲整素仪三岛近,回飘清唳九霄闻”(李绅《忆放鹤》)、“秋霄一滴露,声闻林外天”(元稹《和乐天感鹤》)、“清音迎晓日,秋思立寒蒲”(杜牧《鹤》)、“清响彻云霄,万籁悉以屏”(于谦《夜闻鹤唳有感》)。

鹤之情--情动四月间

四月初,每天清晨或傍晚,他望着远处那心仪的女子,心中情意毫不掩饰,引颈耸翅,嘹亮的鸣叫在空中回荡;她则翩翩起舞,豪不忸怩。双方对歌对舞,你来我往!若终成眷属,则白头偕老、永结同心,直到地老天荒!汉代《古歌辞》中有云:飞来白鹤,从西北来,十十五五,蜀列成行。妻卒被病,不能相随,五里不能开,吾欲负汝去,毛羽日摧颓。

鹤之报恩

最早记载鹤报恩的,要算是西汉焦延寿《易林》中的“白鹤衔珠。”晋干宝《搜神记》郑二十载:“哙参,养母至孝。曾有玄鹤,为戒人所射,穷而归参。参收养,疗治其疮。疮愈放之。后鹤夜到门外,参执烛视之,见鹤雌雄双至,各以明珠以报参焉。” 《格致镜原》记述李卫公因救仙鹤而得相位。甚至有以死相报的故鸣不食;卢勉饲之,乃就食甚驯。一创死,一哀鸣不食品店;卢勉饲之,乃就食。一旦,鸣绕卢侧。卢曰:‘尔欲去也,有天可飞,有林可栖,不尔羁也’。鹤振翮云际,数四回翔,乃去。卢老病无子。后三年,归卧黄溥溪上,晚秋萧索,?杖林间,忽一鹤盘空,声鸣凄断。卢爷祝曰:“若非我陈州旧侣耶?果尔,即当下。’鹤竟投入怀中,以牵衣,旋舞不释。卢抚之,泣曰:‘我老无嗣,形影相吊,幸尔留此,当如孤山?老,共此残年。’遂引之归。卢殁,鹤亦不食死。”

在南北朝的诗文中,诗人常常以别鹤来比喻夫妇离另的悲哀,其中大部分是写深闺女子对客居它方的爱人的思念。柳恽《掏衣诗》曰:“鹤鸣劳永叹,采?伤时春。念君方远游,望妾埋执素。秋风吹绿潭,明月悬高树,佳人饰净容,据携从所务。”此处,也有写男子思念女子的,如江淹《悼室人诗》、何逊《为衡山侯与妇书》等。从以上提及的诗文中,可以找到用字极相似的诗句,如陆厥《李夫人及贵人歌》中有“寡鹤羁雌”句,梁武帝《燕歌行》中有“沙汀夜鹤啸羁雌”句,梁朝王筠《春月》也有“独鹤惨羁雌”句。“孤鹤羁雌”在以后的诗文中也常常出现,用以象征夫妇或恋人的分隔异地,遥相思念。古人还用别鹤来比喻朋友的离别,如鲍照《与荀中书别》:“劳舟厌长浪,疲饰倦行风。连翩感孤志,契阔伤贱躬……渐无黄鹤翅,安得久相从。顾遂宿知意,不使旧山空。“以鹤比喻感伤。除了离情别绪外,还有用以表现游子思乡以及痛悔自已行为的等,如到溉《秋腐咏琴诗》:“寄语调弦者,客子心易惊。离泣已将坠,无劳别鹤声。”繁钦《愁思赋》:“鸣鹤之哀音,知我行之多违。怅俯仰而自怜,志荒咽而摧威。聊弦歌以励志,逸奉职于闺闱。”

在文学领域,中国古代文人以鹤为题材的创作涵盖了诗、词、歌、赋、文和笔记小说等各种文体。中国文学史上颇有地位的李白、杜甫、白居易、元稹、曹植、苏轼、刘禹锡、鲍照、孟郊、贾岛、杜牧等都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描写鹤的作品。他们不仅把鹤的优美形态描写得传神动情、淋漓尽致,而且借鹤言志,以鹤抒情,扩大了古典诗歌的题材,开拓了古典诗歌的意境。曹植的《白鹤赋》写鹤“嗟皓白之素鸟,含奇气之淑祥”,来象征自己善良的气质和品德的端正。写“冀大网之解结,得奋翅而远游”,表达了曹丕即位后,他被幽禁独处,死生莫测,希望获得自由的心情。唐朝大诗人白居易一生真正信奉并且在实践中履行的处世原则与人生哲学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他在“兼济天下”时,则“歌诗合为事而作”,通过诗歌起到“补察时政,导世人情”的作用,而在“独善其身”时则寄情于鹤。白居易从杭州刺史卸任北上时,带了二只雏鹤,并在洛阳为鹤修了“无尘房”、“有水宅”。刘禹锡见到雏鹤也非常喜爱,称鹤为“华亭之尤物”。白居易被召入京,这双鹤只好留在洛阳。他心系双鹤,写了《池上篇》、《洛阳卜居》、《忆洛中所居》等诗,说,“醉教莺送酒,闲使鹤看船”。此间,刘禹锡去白居易故居看鹤,写这双鹤竟“轩然来睨,如记相识。徘徊俯仰,似含情顾慕填膺,而不能言者”。宰相裴度也很爱鹤,写《乞鹤》诗向白居易索要这两只鹤,白居易忍痛割爱相赠。一些诗人为此事诗兴大发,写了十四五首诗。白居易一生从不同角度写了许多有关鹤的诗,如《失鹤》、《劝病鹤》、《代鹤》、《问鹤》、《代鹤答》,在《池鹤八绝句》中写了鹤与鸡、鸟、鸢、鹅之间的问答来突出赞美鹤。老年时,他还在《池上篇并序》中写道,“灵鹤怪石,紫菱白莲,皆吾所好,尽在我前”,“优哉游哉!吾将终老其间”。著名大诗人李白曾有过描写鹤的诗句:“一鹤东飞过沧海,放心散漫知何在,仙人浩歌望我来,应攀玉树长相待。”

神仙传说中鹤能翩翩于仙凡之间,不受任何拘束,关于鹤的出生也有种种神话传说,例如影生、声交而孕、胎生等,加上古代人相信鹤的形象于是被神化了。因此,在古代的文学作品中,鹤多被喻为“仙禽”,或是直接比喻为神仙。在神仙的传说中,仙人驾驭的多是鹤。如《列仙传》中载有王子乔乘鹤的故事。《述异传》中的仙人是“驾鹤之宾”,能够“跨鹤腾云”,鹤于是成为“仙人的骐骥”,常常往来于仙凡之间。鹤与神仙既然有这样密切的关系,所以诗文中“驾鹤”的意象,也往往有“神仙”的寓意。例如南北朝诗歌中何召《游仙诗》、鲁范《神仙篇》、释慧净《英才言聚赋得升天行诗》等。还有传说修道的人可以化成鹤,或是仙鹤可以化成人的故事。其中陶潜《搜神后记》记载丁令威的成仙经过最为详尽:“丁令威,本辽东人,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辽,集城门华表柱。时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绯徊空中而言曰:有鸟有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垒垒。遂高上冲天。今辽东诸丁云其先世有升仙者,但不知名字耳。”至于仙鹤化成人的故事,范晔《后汉书·郑弘传》中记:射的山有白鹤替仙人取箭,但遗箭被樵夫弘拾得,后来白鹤化成人向弘讨还遗箭。可见,鹤在中国文学作品中,往往有着强烈的神仙意象。

司空曙《选僧无言归山诗》:“袈裟出尘外,山每项几盘缘。人到白云树,鹤沈青草田。龛泉朝清?,松籁夜和禅。自昔闻多学,逍遥注一篇。”宋代隐士林逋“梅妻鹤子”的故事,最为人所知:“林逋隐居杭州孤山,常畜两鹤,纵之则飞入云霄,盘旋久之,复入笼中。逋常泛小舟,游西湖诸寺。左右有客至?所居,则一童子出应门,延客坐,为开笼纵鹤,良久,?必棹小舟而恨,盖尝以鹤飞为验也。”在这段文字中,我们感受到安舒和逸的气韵,自始鹤就与逸士不可分隔,由隐士自会想起鹤来。

此外,我国三大名楼之一更是冠以鹤名——黄鹤楼。在这里,不知多少文人骚客留下了墨迹,最负盛名的当属崔颢的《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诗仙李白也曾在这里送走他的好友孟浩然: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如此,鹤的形、神、情、韵一目了然。

关于鹤的诗词歌赋 2

《黄楼鹤》 唐·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

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

白云千载空悠悠。

《忆放鹤》 唐·李绅

羽毛似雪无瑕点,

顾影秋池舞白云。

闲整素仪三岛近,

回飘清唳九霄闻。

好风顺举应摩日,

逸翮将成莫恋群。

凌励坐看空碧外,

更怜凫鹭老江濆。

《鹤警露》 唐·陈季

南国商飙动,东皋野鹤鸣。溪松寒暂宿,露草滴还惊。欲有高飞意,空闻召侣情。风间传藻质,月下引清声。未假抟扶势,焉知羽翼轻。吾君开太液,愿得应皇明。

《钱塘鹤》 唐·吴仁璧

人间路霭青天半,鳌岫云生碧海涯。虽抱雕笼密扃钥,可能长在叔伦家。

《仙鹤篇》 唐·武三思

白鹤乘空何处飞,青田紫盖本相依。

缑山七月虽长去,辽水千年会忆归。

缑山杳杳翔寥廓,辽水累累叹城郭。

经随羽客步丹丘,曾逐仙人游碧落。

迢迢碧落断氛埃,霞堂云阁几重开。

欲寻东海黄金灶,仍向西山白玉台。

九皋独唳方清切,五里惊群俄断绝。

月下分行似度云,风前飏影疑回雪。

风前月下路漫漫,水宿云翔去几般。

宛转能倾吴国市,裴回巧拂汉皇坛。

琴中作曲从来易,鼓里传声有甚难。

夜夜恒飞银汉曲,朝朝常饮玉池澜。

别有闻箫出紫烟,还如化履上青天。

霜毛忽控三神下,玉羽俄看二客旋。

燕雀终迷横海志,蜉蝣岂识在阴年。

莫言一举轻千里,为与三山送九仙。

《遇旅鹤》 唐·孙昌胤

灵鹤产绝境,昂昂无与俦。

群飞沧海曙,一叫云山秋。

野性方自得,人寰何所求。

时因戏祥风,偶尔来中州。

中州帝王宅,园沼深且幽。

希君惠稻粱,欲并离丹丘。

不然奋飞去,将适汗漫游。

肯作池上鹜,年年空沉浮。

《缑山鹤》 唐·张仲素

羽客骖仙鹤,将飞驻碧山。

映松残雪在,度岭片云还。

清唳因风远,高姿对水闲。

笙歌忆天上,城郭叹人间。

几变霜毛洁,方殊藻质斑。

迢迢烟路逸,奋翮讵能攀。

《失鹤二首》 唐·薛能

偶背雕笼与我违,四方端伫竟忘归。谁家白日云间见,何处沧洲雨里飞。

曾啄稻粱残粒在,旧翘泥潦半踪稀。凭人转觉多相误,尽道皤然作令威。

华表翘风未可期,变丁投卫两堪疑。应缘失路防人损,空有归心最我知。

但见空笼抛夕月,若何无树宿荒陂。不然直道高空外,白水青山属腊师。

《崔卿池上鹤》 唐·贾岛

月中时叫叶纷纷,不异洞庭霜夜闻。翎羽如今从放长,犹能飞起向孤云。

《郡中见群鹤》 唐·张九龄

晓日东田去,烟霞北诸归。欢呼良自适,罗列好相反。

远集长江静,高翔众鸟稀。届烦仙子驭,何谓野人机。

《赋得失群鹤》 唐·吕温

杳杳冲天鹤,风排势暂违。有心长自负,无伴可相依。万里宁辞远,三山讵忆归。但令毛羽在,何处不翻飞。

《琴曲歌辞·别鹤》 唐·王建

主人一去池水绝,池鹤散飞不相别。青天漫漫碧水重,知向何山风雪中。

万里虽然音影在,两心终是死生同。池边巢破松树死,树头年年乌生子。

《琴曲歌辞·别鹤》 唐·张籍

双鹤出云谿,分飞各自迷。空巢在松杪,折羽落江泥。寻水终不饮,逢林亦未栖。别离应易老,万里两凄凄。

《琴曲歌辞·别鹤》 唐·杨巨源

海鹤一为别,高程方杳然。影摇江海路,思结潇湘天。

皎然仰白日,真姿栖紫烟。含情九霄际,顾侣五云前。

遐心属清都,凄响激朱弦。超摇间云雨,迢递各山川。

东南信多水,会合当有年。雄飞戾冥寞,此意何由传。

《杂咏五首·池边鹤》 唐·储光羲

舞鹤傍池边,水清毛羽鲜。立如依岸雪,飞似向池泉。江海虽言旷,无如君子前。

《相和歌辞·飞来双白鹤》 唐·虞世南

飞来双白鹤,奋翼远凌烟。双栖集紫盖,一举背青田。飏影过伊洛,流声入管弦。鸣群倒景外,刷羽阆风前。映海疑浮雪,拂涧泻飞泉。燕雀宁知去,蜉蝣不识还。何言别俦侣,从此间山川。顾步已相失,裴回反自怜。危心犹警露,哀响讵闻天。无因振六翮,轻举复随仙。

《赋得鹤送史司马赴崔相公幕》 唐·李白

峥嵘丞相府,清切凤凰池。羡尔瑶台鹤,高栖琼树枝。

归飞晴日好,吟弄惠风吹。正有乘轩乐,初当学舞时。

珍禽在罗网,微命若游丝。愿托周周羽,相衔汉水湄。

《望鸣皋山白云,寄洛阳卢主簿》 唐·李颀

饮马伊水中,白云鸣皋上。

氛氲山绝顶,行子时一望。

照日龙虎姿,攒空冰雪状。

嵡嵸殊未已,崚嶒忽相向。

皎皎横绿林,霏霏澹青嶂。

远映村更失,孤高鹤来傍。

胜气欣有逢,仙游且难访。

故人吏京剧,每事多闲放。

室画峨眉峰,心格洞庭浪。

惜哉清兴里,不见予所尚。

《咏主人壁上画鹤寄乔主簿崔著作》 唐·陈子昂

古壁仙人画,丹青尚有文。 独舞纷如雪,孤飞暧似云。 自矜彩色重,宁忆故池群。 江海联翩翼,长鸣谁复闻。

《鹤野为述律存道赋》 南唐·王沂

常为仙人驾,云上乘刚风。

《放鹤亭记》宋·苏轼

熙宁十年秋,彭城大水,云龙山人张君之草堂,水及其半扇。明年春,水落,迁於故居之东,东山之麓。升高而望,得异境焉,作亭於其上。彭城之山,冈岭四合,隐然如大环,独缺其西一面,而山人之亭适当其缺。春夏之交,草木际天;秋冬雪月,千里一色;风雨晦明之间,俯仰百变。山人有二鹤,甚驯而善飞,旦则望西山之缺而放焉。纵其所如,或立於陂田,或翔於云表,暮则表东山而归,故名之曰放鹤亭。郡守苏轼时从宾客僚吏,往见山人,饮酒於斯亭而乐之。挹山人而告之曰:“子知隐居之乐乎?虽南面之君不可与易也。易曰:『鸣鹤在阴,其子和之。』诗曰:『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盖其为物,清远闲放,超然於尘垢之外,故易诗人以比贤人君子。隐德之士,狎而玩之,宜若有益而无损者,然卫懿公好鹤,则亡其国,周公作酒诰,卫武公作抑戒,以为荒惑败乱无若酒者,而刘伶阮籍之徒,以此全其真而名後世。嗟夫!南面之君,虽清远闲放如鹤者,犹不得好,好之,则亡其国;而山林遁世之士,虽荒惑败乱如酒者,犹不能为害,而况於鹤乎!由此观之,其为乐未可以同日而语也。”山人忻然而笑曰:“有是哉!”乃作放鹤招鹤之歌曰:鹤飞去兮,西山之缺。高翔而下览兮,择所适。翻然敛翼,婉将集兮,忽何所见?矫然而复击!独终日於涧谷之间兮,啄苍苔而履白石。鹤归来兮,东山之阴。其下有人兮,黄冠草屦,葛衣而鼓琴。躬耕而食兮,其馀以饱汝。归来归来兮;西山可以久留!

《放鹤歌》 宋·苏轼

鹤飞去兮西山之缺,

高翔而下览兮择所适。

翻然敛翼,婉将集兮,

忽何所见,矫然而复击。

独终日于涧谷之间兮

啄苍苔而履白石。

鹤归来兮,东山之阴。

其下有人兮,黄冠草履,

葛衣而鼓琴。躬耕而食兮,

其余以汝饱。归来归来兮,

西山不可以久留。

舞 鹤 赋

责任编辑:当代日本著名的几位水彩画欣赏